小金刚

我永远喜欢伪酱!口号!日伪酱!!爱笑笑小天使!
唐罗索香坑暂时跳出来!

保护(末世)

D5 cp:前机

特种兵前橄榄球运动员 威廉·艾利斯

机械师 特蕾西·列兹尼克

私设学院→体院威廉×机械院小特

后期可能当兵?不知道!

嘛,脑洞来自非天夜翔的二零一三!

“小特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爱你,我的英雄。”

Chap. 1  陌生的世界

    “嘭——!”
    世界一声巨响,特蕾西·列兹尼克在浑身的剧痛中醒来。
    满世界灰蒙蒙的。没有开灯的房间,是特蕾西习惯的机械室。
    特蕾西拨开压在身上的半个凳子和脏兮兮的本子。
    没有光亮,她勉强从地上摸到了冰凉的、熟悉的却明显被凳子砸坏了的操控器。
    心疼的摸了摸,放在了大衣兜里。
    愣了愣神,特蕾西撇了下嘴角,衣服是他的……
    她站起来,走到门口,摸了摸门,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上了。小声又有些不太敢的,咳嗽了两声,“咳咳……有人吗?为什么没有声音?”
    机械室在学校的东南角,她申请了最安静的那间房。平常吵吵闹闹此刻意外的安静。
    特蕾西想了想,伸手去摸灯的开关。没有灯她果然是有些害怕……
    “啪嗒啪嗒。”
     来回摁了几次之后发现灯没有反应,小特叹了口气,转身慢慢的又坐在了椅子上。  
     “好安静……”
      ……“嘀嗒嘀嗒。”
     “……什么声音?”她双腿蜷缩在椅子上,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进双膝之中。不敢抬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特觉得自己要睡着了。她抓紧了大衣一边的袖子,默默回想着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晕了?……是晕了吗?身上为什么痛痛的?好累啊……他呢?好怕啊……他呢?
     指甲和大衣内侧的控制器轻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特蕾西突然清醒了。她抬起头,眼睛看着门的方向。
     ……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有血……自己吓坏了?威廉他……是威廉抱着自己?
     如果是威廉。如果是威廉……
     特蕾西深吸了一口气,从凳子上坐起来,脚踩在地上,突然有了勇气。
    一步步的走向门,猛地拉开!
    没有锁?!
    小特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一道光让她闭上了眼睛。
    熟悉了几秒后,她张开眼睛,一只手拉着门,一只手紧紧的拽着兜里的控制器。
    门打开了。她的门正对着一扇窗户。
    小特突然猛地关上门。
    没有看错!是血!还有一个人倒在窗口!
    “呼——”冷静了几秒,特蕾西推门而出。  
    窗口的窗帘还被吹起了一定的弧度。这是一楼,虽然稍微有一点高,实在不行就跳下去好了!小特心里默默计算着距离:只有一条路,侧楼楼梯在窗户的左边,跑动的时间……应该要五秒吧?
    她走到了男生面前,蹲下身,拍了拍。
    空气中一股血腥味儿。
    变故就在一瞬间。
    倒下的人突然抬头看她,男孩儿秀气的脸上有一道血口,眼睛不正常的翻起,白眼球占据大多,脖颈处有……巨大的口!
    特蕾西一个猛子扑向窗户,无奈身体不够灵活,被后面的男孩儿抓住了衣服,重重摔在了地上。
   “完了!”她想。“大概会被威廉骂死吧!”闭上了眼睛。
    空气中的血腥味儿更浓郁了。
    大概要结束了吧?




呀!突然结束?小特会怎么样呢?



【笑伪笑】最爱你的那些年(现代paro)

伪酱属于大家 笑笑属于伪酱 ooc属于我√
乖巧√
后来相遇系列
请勿上升正主噢~
长篇预警!
(这糖有毒预警!)
好了!正文!(同时空欲沐!!!)

Chap.1  薄荷糖
   “什么呀!这么厉害的吗!”
   手指摁在键盘上羸弱打字,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烟,“wrng,修机这么快的吗!!”
   这里是最近很火的游戏第五人格,主播虚伪所打的阵营是监管者,对面是人类阵营。一个人的战斗总是让他兴奋却又有点寂寞。
  这局排位赛结束后,他疲惫的给粉丝说了晚安,点了支烟,重重的靠在椅背上。
  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手上的烟慢慢染上了他的眉。虚伪眨了眨眼,面前突然出现了奇怪的画面,“可能是累了吧……”把烟灰弹掉,伴着烟味儿闭上了眼睛。
  “困了吗,宝贝儿?”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问他?
  “累了呀……”他听见自己回答。
  “那我抱你回去,行不行?”
  “……”没有得到回答。
  “好啦,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再见啦,伪酱。”
  ……突然惊醒,姐姐的有些担忧的脸在眼前,摸了摸他的脸,把热腾腾的饺子放在桌子上,“累了就休息好不好,姐心疼。”
  “我睡着了吗?”虚伪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没有回答姐姐。 
  “睡着了呀,吃点东西然后去洗个澡睡觉吧?”姐姐把他手里的烟拿掉,叹了口气,“你真是不让我省心。”语气却很关心。
  虚伪笑着跟姐姐说,“想要勺子。”
  姐姐瞪着他,却还是转身去厨房为他拿过来,“喏,快吃,一会儿就凉了。”
  虚伪含着一口饺子,转头说“给你买个新手机好不好?”
  “不要不要,你自己留着,攒老婆本。”不等虚伪再说话就把一杯温水和一盒润喉糖递给他,“不要太累,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虚伪也没说什么,接过糖放在桌子上,看着姐姐回身穿鞋,他端着碗喝汤,含糊着说路上小心。
  姐姐背着包叹气,“小不省心的,记得回家看爸妈,他们想你。”开门出去,关上了门。 
  虚伪把碗放在桌子上,准备点烟却发现烟盒空了。听着姐姐下楼的声音,默默的拿起了那盒薄荷糖。
  放在桌子上的耳机里传来了隐约的音乐声,噔噔噔噔,“所以你好,再见。”
  “什么呀……”虚伪突然觉得有点好笑,索性关了电脑,伸了个懒腰,准备下楼买烟。
  出门前还是吃了一颗薄荷糖。
  有点凉。
  他想。
  不过挺好吃的。
  
TBC.

嘛,抱歉占了tag,不过,有人愿意看唐罗ABO的文么!!甜甜的!!评论过三十就写!

〔柯罗〕一起睡

      “喂,柯拉先生,起床了。”罗拍着正裹着被子睡得香甜的人。

      罗西绒绒的金色的头发闪着光泽,脸上没有妆容,脸上干干净净的,阖着眼睛,十分帅气。

     嘛,美中不足的大概是他嘴边的口水吧。

     “……”被叫了好几次的罗西有些生气的用修长的光着的双腿裹着被子打了个滚。

    罗的头上出现了青筋。

    “喂!柯拉先生!起床!”罗一把揪过被子,睡的香甜的人猛的睁开了眼睛。

    “……罗,真是的,还很早嘛,我们一起再睡一会儿吧……”朦胧的眯着眼睛,但是即使很困,罗西的力气依旧……不容小觑。

     “喂喂喂!!”

     罗西伸出一只手环住罗的腰,扯到了怀里。

    罗挣扎了两下,叹了口气,反手环住了罗西。

    ……算了,谁让他是柯拉先生呢。
 

〔全员向〕〔索香+马艾+唐罗〕国王游戏

    草帽团今天又在开宴会。

    并且邀请了白胡子海贼团的代表艾斯和马尔科,以及最近和草帽团走的十分近的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来凑热闹的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哟西!开宴会啦!”

     气氛十分热烈,娜美提议国王游戏。

    “呋呋呋,游戏吗,草帽你们真是幼稚。”
   
    “哎呀,不想玩吗?那特拉男要玩哦。”

    娜美甜笑着说,并且搂过了罗的脖子,罗挑了挑眉,不可置否。

    “哦哦哦,特拉男加入啦!”

    “路飞,我也要玩!”

    艾斯一把拽过路飞并搂住,旁边的菠萝头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看了看他没说话,默默的看向娜美。

   娜美心神领会,哈了口气敲上了路飞的头,路飞在一旁哀嚎。

    什么?你问她为什么不敲艾斯,嗨呀,毕竟是哥哥〔并不〕,要给面子,才不是因为某个菠萝头塞给她的一张藏宝图哦。

     所以最后多弗也莫名加入了游戏大军。

 抽鬼牌结果
  
1.〔国王〕路飞
2.罗
3.娜美〔主持〕
4.索隆
5.弗兰奇
6.罗宾
7.乔巴
8.多弗
9.艾斯
10.山治
11.布鲁克
12.乌索普
13.马尔科

   “哈哈哈哈哈我抽到国王牌啦。”路飞大笑着给大家看他的牌。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弟弟!”艾斯也大笑着搂过弟弟。
    
   全员“……”

   “……有种不好的预感。”罗皱眉。

   “……死定了。”山治。

   “……好死不死居然是他。”乌索普。

   “……真是super的不幸运。”弗兰奇。

     “……路飞这个白痴。”乔巴
  
    “哟嚯嚯嚯,真有趣啊。”布鲁克。

    “呵呵,好像很有意思嘛。”罗宾。

     “呋呋。〔内心:老子才是国王。〕”多弗。

     “……”索隆〔睡着了。〕

     “……”马尔科〔睡着了。〕

     娜美微笑着,她什么都没干。

    游戏开始。

    娜美作为主持,指点大家规则说明。

    “路飞,说你的要求吧。”

     “啊,要求啊,那就,4号和5号打一架吧!”

    “……”索隆&弗兰奇。

    “索隆你冷静点!啊啊啊弗兰奇你也冷静点!路飞你赶快换命令!!!”乔巴炸了。

      “好吧那换一个,4号10号亲一下。”路飞笑嘻嘻的。

     “……噗。”全员除索香。

    “这个就不用改了,4号10号照做吧。”娜美也笑嘻嘻的。

     索隆头上爆了一个青筋,山治眉毛挑的老高把乔巴看晕了。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索隆一把拽过山治的领带并且亲了上去。

     全员嘴型O。

     罗看了看满桌的面包,皱了皱眉,多弗看了看他,咧开一个笑,给他把烤鱼的盘子拿了过去。

     然后继续。

    “真麻烦,9把13公主抱怎么样?”〔公主抱来自娜美无意间的透露,路宝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公……公主抱噗哈哈哈哈哈哈。”艾斯笑喷了。

   “……”全员。

   “你们看我干啥呀。”艾斯笑够了,然后笑容凝固了,看了手中牌,“……我是9?!”

    “……谁是13?”

    “不是我啊。”

     “也不是我啊。”

      大家一阵慌乱,然后,看向了,沉默的,马尔科。
  
     马尔科于是一把撸起了艾斯的腰,来了一个甜蜜的公主抱,并且附带一个甜蜜的吻,堵住了大家的嘴,规则什么的,偶尔改一改也是可以的对吧。

     “路飞,最后一个要求咯。”娜美告诉路飞。

     路飞歪头想了半天,然后说“2和8互相告白?”

    罗被鱼刺卡住了嗓子,“……Room。”

    多弗墨镜下的眸光闪了闪,对娜美的方向点了点头。

    肮脏的py交易!!!

    所以,最后罗还是屈服了。

   “……多弗,我……嗯,喜欢你。”

   “呋呋呋,罗,我知道。”

   “???”罗一脸懵逼。

    然后游戏结束了,大家吃狗粮吃的一脸满足。

    

〔索香〕给我一个吻2

2_这个男人

     索隆一直是整个草帽团流血最多的人,身上的伤口好了又伤,他却丝毫不介意,当做男人的勋章 ,山治每次都骂他傻逼。
     
    “索隆!你这个混蛋,不是说过了不可以在伤口没好之前大量活动的吗!”

     “乔巴,你的医术太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索隆头都没回,手中继续挥动着他的大型串烧。

     “讨厌啦你这混蛋!就算你这样夸我我也不会开心的!”乔巴眯着眼睛扭动着奇怪的舞。

      “乔巴你这笨蛋。”娜美扶额,余光瞄到一抹金色。

     “乔巴,路飞好像在叫你。”娜美笑着给乔巴说,然后转身用手准确的阻止了某个疯狂扭动的身体。

    “娜美桑!!甜点!”山治带着爱心的眼睛看着娜美。

    “好吧好吧,山治酱,交给你一个任务哟,虽然那家伙很耐打,不过还是休息休息比较好。”
娜美提住乔巴的后颈拎走,对着山治可爱的眨了眨眼睛。顺便替这对笨蛋情侣关上了门。

     观望台似乎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索隆挥动着串烧的划破空气的声音,以及,两个人混杂的心跳声。

   “……喂,臭绿藻,你……”山治皱着眉想说点什么。

     “等下,快结束了。”索隆阻止了他。

      山治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将手中的托盘放下,上面是几个寿司,还有一瓶梅酒。

     “……9995,9996,……10000。呼。”一个强烈的甩击,索隆放下了手中的串烧,擦了擦汗,回头发现山治已经走了。

     他走过去拿起了寿司啃了起来。

      “……什么啊,全是这家伙的味道。”

     要说什么味道,他也说不清,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如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索隆突然想起了山治金色的头发。

    低头给他准备夜宵时垂下的发梢,打架时飘动的碎发,发花痴时整个乱掉的发型……还有,拥抱时温顺的软软的发丝贴在他脸上。

     索隆皱着眉,伸手去拿寿司,发现已经没了,他舔了舔唇,有些意犹未尽。

    “再去找他做一点好了,反正那家伙……”索隆想着想着又顿住了。

     “那家伙一直在为大家准备各种营养丰富的食物,似乎也没怎么休息。”

    是啊,每天起的最么早,睡的最晚,不就是山治吗,他好歹白天一直在睡,被他嘲笑说在光合作用。

      “……那家伙是笨蛋吗。”

    索隆想了想,还是去了厨房。

    乔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娜美那天晚上他想去厨房找山治做夜宵,娜美死活不让他去,并用棉花糖作为交换。嘛,不过棉花糖也好满足啊!

    

     

〔索香〕给我一个吻1



1_那个男人

“喂喂喂,臭绿藻,”山治从一堆食材中抬起头,看向那个趴在餐桌上睡着的绿色脑袋,“去帮我把路飞他们刚钓出来的海王类拿出来,那些家伙想吃。”
 
   被叫的人没有动弹。
 
   “喂喂喂臭绿藻,你……”山治突然顿住,想起他晚上都没怎么好好睡,在大家睡觉的时候,这家伙都醒着,作为守护者。

    “……这家伙,虽然不是可爱的Lady,但是也关心一下你吧。”山治脱下黑色的西服外套,轻轻的搭在索隆的身上。

     刚直起腰,手腕却突然被滚烫的手握住。

    “……臭厨子?”

     索隆的右眼半眯着看着眼前黄色的脑袋。

    “!!!”山治狠狠的把手抽出来,顺手拿走了西服外套,搭在肩上。“你这家伙,没睡着啊!”

    “什么啊,山治……”

     索隆的声音有些蔫蔫的,山治的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了索隆的额头上。

    “好烫!你这家伙!”山治被手上的温度吓了一跳,索隆这家伙,居然在发烧。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乔巴过来。”山治把衣服又披在索隆肩上,黑色和绿色意外的合拍。

    “……别走。”

     索隆的声音低了低,磁性的震动着山治的心,带着有些病态的性感。

   “胡说什么,你这混蛋,肯定是守夜的时候又不加衣服,”一边说着一边转身。

     手腕突然被狠狠的握住,山治被迫向后倒入,被揽进一个炙热的怀抱。

     鼻尖都是索隆的味道,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山治感觉有些热。

     “臭绿藻,放开我。”山治伸手推他,不敢使劲,怕索隆撑不住倒下。

    “……像个女人一样”头顶上磁性的声音低低的环绕在耳边。

   山治的耳朵动了动,“……看在你生病的份上就不生气了,快放开。”

    “要干嘛?”索隆伸手环住他,感觉这一刻意外的难得。

     在船上,两个人一直都很低调,不在众人面前有太多互动,不希望让草帽海贼团抹黑。而且,仿佛是天生的对手,彼此不和,见面吵嘴打架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一刻等了好久。

     “臭绿藻?”山治提高了声音问他。

    “……什么。”

    “我刚说话你没听见?!!放开,我去找乔巴,你这混蛋居然还会生病真是不可思议,你……”

     声音消失在彼此狠狠接触的唇中。

     “唔……唔唔!!!”

     “像个女人一样。”索隆这么想着,倒在了山治的肩上。

       所以那一天乔巴给索隆喂完药之后,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山治的双唇上会有两个红红的咬痕。

大脑公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一直一直爱你,然后,唐罗酒酒!!!!!!

【唐罗】

(▼ヘ▼#)

“……住……住手!”
“……呼。”
罗金色的瞳孔狠狠的收缩着。

“呋……罗,放轻松点,”